筆下文學網 > 鬼夫 > 第23章
    兩個人定在原地,地上是一具不再有任何聲息的尸體,陰冷的汗風吹起周圍的落葉,在空中不斷的旋轉,不愿飄落。

    這次張蕊的死亡引起了軒然大波,如果說童謠的死已經讓學生們的神經緊張到一定程度,那一次就是一次徹底的爆發!

    再也沒有學習下去的范圍,也沒有人再去注意考試,事情也瞞不下去了,學校也變的焦頭爛額,甚至有學生跑到校長辦公室去鬧事,去找說法,一再的死人,讓所有人都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張蕊之前的失常太多人見到了,也就印證了一些人之前的猜測,是童謠的鬼魂回來復仇了!恐慌和爆怒充斥著校園里,有的學生連考試都不參加就帶著行李離開了學校,一時間混亂不堪,學校整個亂了!

    連清親眼看著警察把張蕊的尸體帶走,那張直接摔在地上的臉,已經不成樣子,血液與腦漿融合在一起,連清扶著墻邊吐個不停,眼睛變的通紅。

    程文川臉色也好不到哪去,靠在一邊一副深思的模樣,事情比他想象要復雜,還要快,這只是第一個,很快就會出現第二個,第三個,也許他們會像面對張蕊那樣,誰也救不了,那么到最后,就是他們!

    即使學校和老師已經在盡快維持學生們的情緒,但是也是沒有任何辦法,課根本進行不下去,每天在課堂里的學生都是屈指可數,情況已經相當的糟糕了。

    程文川拉著連清坐在自己的社團教室里,兩個人都沒什么精神,連清更是吐的幾天吃不下東西,下巴變尖了許多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根本就不是辦法,程文川懊惱的坐起身,皺著眉頭,照這樣下去那家伙還沒出現,他們就都要被拖垮了,“走,出去吃飯!”

    連清現在滿腦袋都是張蕊的臉,別說吃東西,就是看見一些類似的,都會忍不住,盡管現在他只能吐酸水了,連連擺手,爬在桌子上有氣無力,“我不去了,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你看你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,再不吃東西你就找張蕊去了。”程文川說著把連清拉起來,連清確實瘦了許多,不光是臉上,拉起他的手就能感覺到力道跟之前不同。

    連清也實在沒力氣說什么,索性就跟著程文川走了,往日熱鬧的校園現在冷清無比,走在學校里,很少能看見學生,不是躲在宿舍,就是在某個教室里,簡直像是信教徒,每一個都顯得神經兮兮,幾個人扎堆在一起,念叨著奇怪的話。

    兩個人出了校門,意外的看見幾個女生好奇的向里面張望,就腳步停了一下,幾個女生看見他們,商量可一下沖他們跑過來,一下子被被圍在中間,程文川和連清都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哪個學校的?”程文川納悶的問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女人說,“我們是S大的,聽說你們這連續死了好幾個學生,出鬧了鬼,所以想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嘆了口氣,無奈的說,“你們從哪聽來的?如果真的有鬼我們還能在這兒?”

    沒想到那女生煞有其事的回答,“那可說不定!也許是你命好沒看見呢,像你們學校這種半年內死三個學生的,絕對是有問題,我敢保證,如果你能把我帶進去,我一定讓你見識見識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抱起雙臂,簡直覺得這小姑娘搞笑,“我看你們還是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得好,要是真有鬼讓你們看見了,你們可就回不去了,而且死了人有什么好看的?你們沒有同情心嗎?”

    那女生瞥了瞥嘴,對其他女生說,“算了算了,像這種白目是很難了解像我這樣的人的,世界這么大,就敢斷言沒有其中一種東西,簡直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說著還沖程文川翻了個白眼,那不屑的表情簡直要氣死人,沒想到幾個女生紛紛附和,跟在女生身邊走了,程文川還想說什么,就見女生回過頭,“大男子主義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差點被他氣死,最后還是連清拽著他,把他拉走的,本來連清就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,現在能離開就一點不耽擱。

    到了飯店程文川還在生氣,連清倒了杯水,難得安慰他說,“跟小姑娘計較什么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一拍桌子,“我也小!”

    連清看了他一眼,“你們差不多,男人不要跟女生計較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一瞪眼,“男人的心理年齡比女人小三歲,你沒聽說過嗎?”

    這下連清無奈了,心想你何必把自己心理幼稚說出來呢,大家懂就好了,總之他決定閉嘴,不然程文川把桌子拍爛也沒準。

    結果兩個人又在選菜上犯了難,看什么都像那個,最后干脆來了個蛋炒飯不加蛋,才算是勉強填飽肚子。

    吃飽后的兩個人并沒有立刻回學校,而是感受著飯店里熱鬧的氛圍,想著他們的事情,童謠出手的第一個對象是張蕊,其實并不出奇,雖然不知道他們三個人到底是怎樣的瓜葛,但是張蕊是她的情敵,所以這個就說得通。
    那么第二個,很有可能就是那個男人!連清把懷疑說出來后,立刻被程文川否定,“不會。”

    連清不信,“怎么可能不會,童謠應該很恨那個男人才對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表示出一副了然的模樣,分析道,“恨是恨,但是,恨也是愛的一種,在情人之間恨不是純粹的,童謠要是真那么恨那個男人,那第一個死的就會是他,而不是張蕊!”

    連清有些不明白,程文川繼續說,“既然第一個死的張蕊,那就說明童謠暫時不想殺他,也就是說,他會死,但是不是現在,而是最后!在你我之前。”說著手指在兩人之間來回轉動,意思明確。

    連清嘆了口氣,“我真是不明白,難道童謠最恨的不應該是那個男人么?在她被那么多人推到話題中間時,那個男人沒有出來為她說一句話,甚至躲起來,把所有的流言蜚語都讓兩個女人來承擔,這種男人,呵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倒是很平常的喝了口水,“這不難理解,這就是人的賤性,對愛的人無限寬容,對恨的人恨之入骨,這種賤性,每個人身上都有,你和我也一樣。”

    話題似乎轉變了方向,連清現在并不能理解,不過還是看向程文川,“說的你好象很了解。”

    程文川差點被水噎著,趕緊拍了拍胸口,“別亂說,我還是個純真的騷年。”

    連清切了一聲,“誰信。”

    不過也恰恰是連清的話,讓程文川找到了一個突破口,既然知道童謠的關注點,他們為什么不直接切入?那個關注點就是男人,那個被兩個女人爭的男人!

    “我們去找那個男人,我想他現在一定怕的要死!童謠才剛死,張蕊就緊跟著出了事,他不會不害怕的,我們能從他身上找到想要的。”程文川說著站起身。

    兩個人很快回到學校,其實在這件事情上,這個男人被忽略了太多,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張蕊和童謠身上,一個破壞別人關系的小三,一個彪悍的原配,而這個男人,就像是隱身在兩個女人身后,無聲無息……

    這個男人是小連清一個年紀的學弟,叫吳孟,程文川看見這個名字時開玩笑說,一定是他爸姓吳他媽姓孟,連清只想說這不是廢話么……

    兩個人在宿舍里堵到吳孟,跟他們想的一樣,這個男人簡直是怕到了極點,瑟縮在自己的床上,身上是一床厚厚的被子,把自己裹在里面,即使這樣,還能看到他在發抖。

    他的室友見到連清和程文川,那正著飯盒吃飯,擦了擦嘴說,“你們快開解開解他吧,把自己悶里面一天了,再悶一晚上我真怕咱們學校出現第四個尸體。”

    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就見被子抖的跟篩子一樣,室友看了看,直接端起飯盒出去了,把空氣留給他們。

    程文川也沒客氣,過去就去拽被子,原本他以為怎么也得費點工夫,沒想到一拽就拽下來了,他自己也嚇了一跳,等他們看向里面的人時,都愣了,心理也明白為什么有兩個女人為了爭他鬧起來了。

    美女對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,相同的,帥哥也對女人有著足夠大的誘惑,吳孟長的相當好,連清長相已經算是出眾的,但是他甚至要比連清更加好,不輸給女人的皮膚,五官細膩的跟畫一樣。

    程文川覺得不可思議,怎么可以有這樣的人!長的簡直是離譜!他都有些自卑了,氣忽忽的把被扔在他的腦袋上,對著連清說,“這是人嗎?畫皮男人版?”

    連清了然的拍拍他的肩,看慣了謝亭歌,他對美男也是有一定免疫力的,“別忘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他這樣一說,程文川才一屁股坐下,吳孟把被子緊緊握在手里,露出一雙驚慌的大眼睛,像只受驚的兔子,“張蕊跟童謠到底跟你是怎么樣的關系?古曼童真的是童謠的?”

    對于古曼童,程文川一直心有疑問,因為古曼童雖然屬于小鬼中的一種,但是分類也是很大的,一般泰國寺廟里賣的那些,都是些騙人的玩意,幾百塊給小姑娘開心用的,真正加了料的,必須在降頭師那里拿到,而且十分難得!

    連清突然心口巨痛,一時竟然無法呼吸,“啊……”他捂著胸口痛苦的抓著扶手,這個疼痛來的太突然了,仿佛是有人抓住了他的心臟,不停的擠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程文川慌忙的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連清額頭上的冷汗唰唰的向下流,像水一樣,嘴唇也慘白無比。

    吳孟突然瞪大眼睛,碎碎念著,“她來了她來了,她又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程文川這時候沒心情再去管吳孟,趕緊把連清背在自己身上,向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下一章小謝就該粗線了

    乃們盜文的快快住手!秒盜的不是好人!敢一個星期后再盜么!(你說什么?!)這么冷的文你們也下的去手(怒指!)